返回

听说豪门不好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96 缘许三生(完)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朝阳初升,大片的阳光洒在随园的上方,连每一片砖瓦都泛着金色。美景如画的风景,连空气都要比外面清新。

    随园,仿佛先人流落世间的遗珠,没有蒙尘的桃花源,美好如仙境。

    随浅站在随园正门的门口,纵看整个随园。

    施工队已经全部就位。

    荣伯等下人全部站在门前,在随家资历久的佣人都偷偷地低头抹泪。

    “铲。”随浅轻启薄唇,冰冷地吐出一个字。

    工人会意,下一秒,“轰隆”一声巨响,随园半边院墙化为乌有,漫天的烟尘像是在祭奠这桃花源的消失。

    “轰隆……”

    刻着“随园”两个大字的石碑轰然倒地,碎成数瓣。

    世上再无随园。

    石碑仿佛倒在众人的心里,所有人都哭出了声。

    只有随浅,面色沉静地攥紧了手中的字条。

    那张字条上写的字,她可以倒背如流。

    “欠条。今随浅欠顾景桓两千元整。立此为据。欠款人:随浅”

    顾景桓,你给我一个随园,我还你一整颗真心。

    朝阳光芒越发灿烂,但有个人,却转身向黑暗处前行,她的身后,是滚滚的浓烟与轰隆隆的巨响……

    ……

    都说人有轮回。若在奈何桥边不饮那一杯孟婆汤,便可不忘却前世记忆。

    随浅听到顾泽凯的死讯的时候,心中就在想,若是顾泽凯,他会不会饮下那碗前世红尘。而他这一生,又是否有悔恨恐惧。

    下一世的新生,前一世的记忆,于他来讲。或许忘了才是最好的。

    得知顾泽凯已被执刑,顾当即晕倒在家中,重度昏迷,人事不省。

    “听说顾爷爷病重,我以为今晚见不到您了。”

    一家环境普通的家常菜馆里,随浅和顾泽涛相对而坐,两人要了三道家常菜,点了一壶热酒,老板热情地将菜端上来,随浅打开酒盖,在顾泽涛和自己的酒盅里分别斟满了酒。

    “你明天不是就要走了?不来还指不定什么时候再见呢。再说老头子这是老毛病了,年纪大了挡不住的。现在那边有晓静在照看着,不用我担心。”

    “静姨还好么?”想起宋晓静那张素白的面容,随浅忍不住问。此时此刻,或许只有她最能理解宋晓静的心情。

    “她已经想开了。以前倒是我小看她了。”顾泽涛将酒红色衬衫的袖口解开,随便撸了两下,挑了一筷子柿子炒鸡蛋,吃了之后到时露出惊喜之色,“嗯,味道不错。你常来?”

    随浅轻轻笑着摇头,一身白裙将她莹莹如玉的气质衬得越发光华。

    “正好吃饭的时间路过这儿,就进来了。”她环顾四周,不大的店面,来吃饭的也都是普通工薪族。菜谱上的菜价,最贵的也不超过三十。但这样的饭店却让她感觉到了真实。

    “顾爷爷病重,你们之后有什么打算么?”

    “等老头子脱离危险,带他回澳洲。”顾泽涛端起酒杯,仰头一口干掉。火辣辣的热让他整个身子都暖和了起来,他问道,“你呢?”

    “回纽约。那里毕竟是我生活过五年的地方。回去,从头再来。”随浅的眉眼间染上一抹坚定。

    “我会经常过去看你们的。我孙女现在离不开我。”顾泽涛一脸骄傲。

    随浅嘴角抽了抽,不置可否,握着筷子夹了一块香菇。

    “晴雯的事情,我确实一直不知道。更不知道,景桓在背后帮我弥补了那么多。”顾泽涛的眼底多了一抹沧桑。

本章未完,请退出畅读、阅读模式,以便继续浏览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