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家父汉高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5章 舍人云集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在长安前往洛阳的道路上,一行人马浩浩荡荡的前进着。

    有骑士开道,甲士随行,六马之车,旗帜猎猎,甚至有乐师同行在整个大汉,敢这么大张旗鼓,恨不得一路都对他人高喊着“自己到来”的做派,自然是只有那位昏君才有的。

    没错,昏君此刻就是傲然的坐在车上,打量着周围,嘴里还念念有词。

    “不疑啊寡人这次巡查地方,就不想跟地方声张你可要看好同行之人,让他们不要对外说啊!”

    张不疑看了看前后那庞大的仪仗,迟疑了许久,方才点了点头。

    就这仪仗,还需要对外说什么吗?但凡不是个瞎子,都能知道来者是什么人。不过,这也没有办法,张不疑知道,自家天子最好排场,打小就喜欢美衣裳,搞排场,很享受那种被众人簇拥的感觉,喜欢被人吹捧。

    很多事情,你明着说,天子可能不会答应,但是先吹他几句,说不定就答应了。

    这恶劣的性格,不能说是跟高皇帝如出一辙,只能说是一模一样了。

    高皇帝就最喜欢排场,在登基之后,多次往地方上跑,群臣就怀疑,高皇帝出巡不是为了访查地方,就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排场。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好处,天下刚刚大一统,众人大多还没有产生对天下共主的认同,高皇帝时不时去各地出行,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群臣也就不劝他,反正国事还有萧何。

    当刘长刚刚接近洛阳的时候,洛阳令便惶恐的带着官吏前来拜见。

    刘长在大汉各地都享有一定的恶名,连群臣看到他都害怕,何况是这些地方官吏呢,见到这位传闻中动不动就要烹人的美食家,官吏们双腿哆嗦着,话都说不利索。

    “拜见大王!!”

    看到众人拜见,刘长还在抱怨,“寡人不是说了不要惊动地方吗?”

    他下了车,让这些官吏们起身,让他们跟在自己的左右,便朝着洛阳继续前进,刘长打量着周围的情况,笑着说道:“寡人还很年幼的时候,曾跟着阿母来过洛阳当时彭越就在洛阳,将寡人奉为上宾聆听寡人的教诲!”

    “那时,洛阳城破败不堪,道路上压根都看不到多少人城内外的耕地都是荒芜的,城内更是如死城一样,寂静的令人害怕。”

    “如今,寡人这一路走来,处处都是耕地,道路平坦,行人极多连这洛阳之内,都如此的繁华!”

    官吏们对刘长的这些话倒是很赞同,在这十余年的时日里,大汉的变化非常大,各方面都迎来了巨大的发展,尤其是中原地区,已经开始重现战国时的繁荣景象了这并非是贬义,毕竟汉初那遍地废墟还真不如战国那会。

    “这都是因为寡人的功德啊,从这就能看出,论治理国家,阿父远不如寡人啊!”

    刘长傲然的说着。

    洛阳令张开了嘴,可奉承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大王你才执政几年啊,现在这局面,似乎是高皇帝,当今陛下,太后他们的功德吧他不敢反驳,却也不敢赞同,唯独张不疑,脸都不红,大声说道:“陛下征伐匈奴,在北面击败强敌,通过自己的威严,在南面迫使南越臣服,治理国家,重用贤人,使得天下大治!”

    “陛下的功德,三皇五帝也不能媲美,高皇帝亦然便是皇帝也不能衬托出您的功绩来,我听闻,古有天、地、泰三皇,其中以泰皇最贵!陛下应该当泰天地大皇帝!”

    刘长顿时放声大笑。

    几个县中官吏的脸色那叫一个复杂,实在是不知该说什么。

    坐在上位,刘长却问起了地方的情况,从户籍,粮产,到一些新政策的作用。

    当刘长问起他推行的新政策的时候,官吏们支支吾吾的,却不敢说实话,只是奉承着这些制度。

本章未完,请退出畅读、阅读模式,以便继续浏览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