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成为了道医之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六三八 命合帝道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李郸道敲打了一下临川郡城隍高壘。

    随后便问道:“不知道临川郡中最近可有异神出没?”

    “什么叫异神?”高壘诧异。

    “非我中土之神,通通为异神。”

    “这……应该是没有的,不过天曹既然提及了,那肯定是有的放矢,下官一定会仔细搜查的。”

    这高壘不愧是官场老油子,此时应对下来,如鱼得水。

    李郸道点头,心中却没有多少信任。

    随后继续在城中行走。

    因抚河渡口,水运通安徽,乃至于九江,因此商路繁华,虽然比不得京城,在南方还没有成为经济中心前倒也不错。

    等着景德镇瓷器出名之后,此处渡口,想来更加繁华。

    难怪江西药帮要占据此地,乃是至关重要。

    因此在渡口,可见许多卖茶叶的,卖小吃的,卖布匹的。甚至还有卖盐铁的。

    只是卖盐铁的阴私,旁人并不知道,但隐瞒不过李郸道。

    “既然到了渡口,抚伯怎么不出来,我也好测量一二临川的山水地貌,风土人情,贫道善望炁,善风水,说不得此处日后繁华,不下长安洛阳。”

    抚伯本就有感应,交出了自己的真名,因此李郸道一提,便乖乖从河中显身。

    “抚河乃是赣江支脉,入赣江可达江西全境,入长江更可达江南诸地,还可顺着大运河前往杭州,洛阳。”

    抚河河伯道:“只是水道狭窄了些,船只吞吐量并不算大。”

    李郸道开口:“这些都不算问题,问题是有人垄断水运,劫货船只,自然市场有序,如同活水,水流不息,自然财运不断,可是有人拦江设坝,上流水满,下流干涸,那就不好了。”

    “不知道两位可知道罗熊两家?”

    ……

    高壘道:“临川郡太守便是罗家人。”

    “这二家如今阴库还剩下几座?”

    “这却是不知。”高壘老实道:“他两家并不算临川人士,若问阴库,可寻去其祖坟,祠堂。”

    “那他二家所做阴私之事,你们夺了纪算没有?”

    “这个……”

    李郸道哼了一声:“女青天律有言,诸神吏符使被差访问邪神魔鬼克害生民,而不具实申者,针决,流二千里。受财赂而不具实者,分形。”

    “城隍判理阴阳,基本的律令难道不知道吗?”

    “我等属实没有这个权限啊。”高壘道。

    “自太史公将天下人物,分做本纪,世家,列传,之后,此三等人物,便不归我等管辖。”

    “我等只可管辖泱泱群生,愚昧百姓。”

    “而世家自有其祖先,多少也在阴冥为官做神。”

    “我等虽然有调解劝说之能,却无处置之权。”

    “处置之权还在酆都那边,我等便是参本写折,也是石沉大海。”

    “酆都那边正在打仗,很是激烈。”小狮子开口道:“你得了鬼帝印倒是可以到那里立下鬼国。”

    ……

    李郸道开口道:“本纪,世家,列传,想来命格非凡,尔等阴神神格,等闲也奈何不得,况且有些应星命,便不算你之过错。”

    “不过你也有监督之权,因此我问你,可有记录其罪状?”

    “日夜游神倒是有巡查记录册本,能回溯所见。”

    李郸道点头:“那便去城隍府吧,我也做过城隍,我来教教你该怎么做?你别照抄答案都抄错了。”

    ……

本章未完,请退出畅读、阅读模式,以便继续浏览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