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成为了道医之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六三六 阎罗天子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刘铁嘴是渡口摆摊算命的先生,兼给人看风水,写书信。卜算的功夫稀碎,勉强也糊口饭吃。

    这日,刘铁嘴照常给自己供奉的一位灵鬼供奉香火。

    这灵鬼是刘铁嘴的衣食父母,跟着他签订了契约,一般人家寻个物品,丢了牛啊,藏的钱忘记放着哪里了,这位灵鬼便可以扶乩帮他寻到。

    只是今日一拜,却发现这位跟自己缔结契约的灵鬼,不见了。明明就是码头几块石头堆积,一个泥巴捏的小人坐在里面,现在这个泥巴小人不见了,简陋小庙却并没有受到破坏。

    刘铁嘴心中一慌。

    而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尖叫:“乌艄公的脑袋没了!”

    刘铁嘴闻声而去。

    乌艄公是渡口祭拜的一位神明,原先是十几年前在此撑船的一个艄公,后来暴风雨的天气,行船渡客过河,跌落水中,后来托梦于人,说自己功德已满,被封做了这个渡口的神。

    因此有人搭建庙宇,只是不大,仅仅一个神像,每每水中,捞出白骨之类的东西,便放入这里,因此又被称为水公庙。(被淹死的人被叫做水公)

    民间有句话,宁拜大庙,不进小庙,就是说小庙中不一定供奉的是神明,也可能是镇压着什么脏东西。

    这处庙宇除了撑船的艄公会拜,捞尸体时候会拜,其他时候是没有人祭拜的。

    此时便是一个艄公,竟然发现这庙中乌艄公的脑袋被一刀两断,而断头就在一侧。

    那木骨草筋,断口平滑,只有那颗彩绘的脑袋,点睛的朱砂,滑落下来,像是血泪一般。

    “这是破庙!”刘铁嘴瞳孔紧缩,恐惧涌上心来:“乌艄公竟然被斩杀了,只是不知道是谁动的手,只是我并没有感觉契约消失,我供奉的那位应该没事,难道是躲起来了?”

    而同样的事情,不仅仅发生在渡口,还有城中,乡野。

    城隍庙城隍转身,面向墙壁。

    抚河庙之中河伯闭眼不开。

    而这些异常,舆论,立马被有心之人利用,迅速传播开来。

    临川郡知府名为罗鹏。

    乃是江西彭蠡新晋世家出身,因投诚献粮有功,坐上了太守之位。其本身在前朝不过是一吏,后天下大乱,其杀县令投萧梁而被萧梁提拔做了县令,后来数次立功,做到了临川郡丞的位置。

    然萧梁在去年被赵郡王和李靖所灭,随后江西福建岭南纷纷投降归顺。这位罗鹏便是主力投降派。

    因而论功行赏,被封为了临川郡太守之位。

    而这位太守,便是罗熊两家明面上的保护伞。

    此时摆着他面前的便是一张拜贴“五品朝请赐紫绶大夫,麻姑山玄真道掌门。”

    “赐紫大夫,掌门”

    罗鹏皱眉:“王璞,你说如何?”

    只见旁边一个三十来岁的微胖小眼睛男子开口道:“不必理会他,一个散阶大夫,又没有实职,太守只需要寻常招待便可,强龙不压地头蛇,他在麻姑山开府立派,建立道观,可没有提前知会过咱们。”

    这王璞并非江西人士,乃是广西柳州人士,身材矮小,面容猥琐,虽然读过两本书,却是个阴私小人,不过此人审时度势之功夫确实不错,当初罗鹏投降就是他劝的。

    因此成了罗鹏的智囊,门客。

    只是罗鹏并没有给他官职,却是知道此人阴毒,并无忠心可言,不可放权,以免日后发疯乱咬人。

    王璞见罗鹏听了自己的话,暗自得意:果然一丝主见也无,只是做我的傀儡罢了。

    同时又开口道:“近来两日,坊间多有怪力乱神之传闻,只怕是有心人作乱。”

本章未完,请退出畅读、阅读模式,以便继续浏览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