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下壶中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到此为止了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三知代扎了高马尾,换了一身白色的道服,裤子宽松,长度类似七分裤,露着雪白的一截小腿,依旧赤足,看起来英姿飒爽,稳步走到了佐藤千岁和雾原秋面前,静静问道:“准备好了吗?”

    佐藤千岁笑着答道:“准备好了。”

    “采用什么规则?寸止、全接触还是硬式?”

    “硬式。”

    “我明白了。”

    三知代转身上场,而佐藤千岁则快速向雾原秋解释了一下规则:寸止就是点到为止,要击中对方时会收力,尽可能避免对手受伤;全接触是指躯干全接触,但不能攻击头部,不容易造成重伤;硬式随便打,打到一方叫停认输或爬不起来为止。

    当然,基本的武德还是要讲的,像是抠人眼珠子、抓人头发或是故意袭击敏感部位也不行,但这是所有比试中默认的,不必多说。

    这三种规则都来自空手道比赛,寸止来自松涛馆流等流派,全接触来自极真会,硬式则来自少林寺流。

    雾原秋了然点头,拍了拍手掌,做了一个扩胸运动,身上骨节微响,大踏步走进场地,与三知代相隔三步而立。

    三知代静静望了一会儿雾原秋,弯腰行礼:“极意神道流,南三知代,请多指教。”

    雾原秋刚摆开架式,连忙又收了起来,回礼道:“雾原秋,请多指教。”

    没有流派,也没有道馆?

    是业余爱好者吗?

    三知代一边想着,一边观察着雾原秋的身形,摆出了一个半月型构架,一脚在前,一脚在后,拳在胸前,而雾原秋还是抄他的《亲云传》,摆出了一个山型构,两腿平行分开,臀部下垂,一臂竖着护胸,一拳收在腰间他这是第一次参加比赛,哪怕是练习赛,也不好暴喝一声,像个混混一样冲上去就拳打脚踢,好歹装个样子。

    三知代却看得很奇怪,看这姿式……练习的是刚柔流的技法吗?不,不太一样,好像是古流的那霸手,但怎么如此之僵硬?

    那个卑鄙的小偷从哪里找来了这么一个人?

    她有什么目的?

    她思绪转动间,人就出手了,半月构迅速变化,快步前踢,瞬间就踢到了雾原秋的左大腿外侧,力道不重,而雾原秋挨了这一脚后纹丝不动,凝神以待。

    三知代一脚无功,加了两分力道,又是一脚朝着同一个地方踢去。

    场边跪坐观战的佐藤千岁眼睛瞬间亮了,虽然就是奔着输来的,三知代打赢了才符合她的利益,但她也想给三知代这个无耻的强盗找点麻烦,借雾原秋的力量让她吃点苦头,很想看看她狼狈的样子

    她小拳头一握,兴奋地无声呐喊:就是现在!

    然后她脸就绿了,什么也没发生,雾原秋纹丝不动地又吃了一脚,大腿外侧肌肉又厚神经又少,他根本没什么感觉。

    三知代有些奇怪,停了下来:“为什么不还击?”

    雾原秋朝场边的佐藤千岁歪了歪头:“她说你会测试我的身体强度,我等你测完。”

    三知代看了佐藤千岁一眼,转回头来静静问道:“那她一定会让你借机全力攻击我,你为什么不那么做?”

    “我不是她的手下,她可以建议,听不听是我的事,而且我也想看看你全力攻击是什么样的……她说你很强。”雾原秋也是个有自尊心的男人,三知代测试他的身体强度,虽然显得很骄傲,但也不能否认这里面有一定善意。

    他不想利用这种善意占得优势,本身都已经开挂了,有个天然的训练场,【正道的光】还多多少少加点身体强度,再在比赛中搞这些东西,他都会瞧不起自己。

    没必要,哪怕因此输了也无所谓,又不是生死搏杀。

    三知代看了他一会,微微低头道:“谢谢。”

本章未完,请退出畅读、阅读模式,以便继续浏览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