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下壶中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前川美咲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对于前川花梨的妈妈,雾原秋之前见过两次,但不是光线昏暗就是匆匆一瞥,没怎么看清容貌,而警署大厅里的光线就好多了,雾原秋只远远看了一眼,就有些理解秃头色鬼为什么总想袭击她了。

    她大约二十岁出头的年纪,这会儿微微低着头坐在等候椅上,被晨曦一映,身形轮廓看上去非常单薄柔弱,而乌黑的长发在脑后挽了个简单发髻,显露出优美修长的脖颈,更是让她显得非常温顺。

    五官也很秀美,柳眉细细,眼波蒙蒙,还不自觉的低垂眼睑,只有睫毛轻颤,有种我见犹怜的气质,很容易激起男性的暴虐欲望。

    换句话说,她看起来真的特别好欺负,给人一种无论你怎么对待她她都不敢反抗的印象。

    难怪啊难怪……

    雾原秋只远远看了一眼,就被前川花梨发现了。她马上跳下等候椅,还拉了拉她妈妈的衣摆。

    雾原秋赶紧快步走过去,客气地问道:“怎么还没回去?”

    前川花梨的妈妈轻轻按了按女儿的小脑袋,带着女儿一起深深鞠躬,等直起身才用手语说:“谢谢,真的十分感谢。”

    昨天夜里她其实也被吓坏了,脑子转不过来,等到了警署被问询后,了解到自己曾经面对过什么,才慢慢反应过来雾原秋不但救了她,更是救了她女儿。

    她真的很感激,如果没有雾原秋果敢地破墙而入,很难说她母女会受到什么伤害,所以她被通知可以回家了也一直没走,就在这里等着道谢。

    搞得这么正式,雾原秋倒是觉得有些尴尬了,连忙摆手道:“不必客气。”

    前川花梨的妈妈再次鞠躬,而前川花梨则仰着小脸,递给他一张打印纸。

    雾原秋接过来一瞧,发现是张铅笔画,一个占了大半张纸的火柴人正把一个扭曲的火柴人打飞。大概是画的昨晚的那一幕吧,估计是警察为了哄她玩给了她纸笔,不过这样也不错,她还有闲心画画,至少说明她没受多大的心理创伤。

    也许她都不太理解自己昨晚遇到了什么危险,不清楚自己在生死边缘走了一圈。

    雾原秋略看了看,便把画好好收了起来,揉了揉前川花梨的小脑袋,称赞道:“画得很好。”

    “我以后还会给大哥哥画的。”前川花梨说话语速有点慢,但很认真的在保证。

    “谢谢。”

    雾原秋觉得这小萝莉真乖,奶声奶气很好玩,决定以后自己也要生个女儿,最起码先有个乖巧的女儿后,再考虑要个狗都嫌的儿子,然后他望向了花梨的妈妈,问道:“现在回去吧?”

    前川花梨的妈妈柔顺点头,然后三个人就一起出发了。

    她不说话,前川花梨大概养成习惯了,也不怎么说话,母女二人都超级安静,倒是雾原秋走了一阵子觉得有点难受了,主动挑起话题聊了聊天。

    其实该算是自我介绍了,不过也总算知道了花梨妈妈的名字前川美咲,也知道她们是四国人,搬到札幌才一年。

    再多就不知道了,前川美咲似乎不太想提起以前的事,雾原秋对此表示尊重,转而去买了些饭团,让三个人大概填了填肚子。

    前川美咲想付钱,但被他拒绝了,他其实不太缺钱用,好歹穿越过来两年了,哪怕一直待在特殊养护院里,他也想办法捞了一笔,目前手头还算宽裕。

    一路步行,很快三个人就回到了廉价公寓楼,撕掉了警方的封条,然后就开始收拾房间。

    损失不算太大,就是有些麻烦。

    公寓房间比较小比较闷,前川美咲一般会在睡前让窗户开着一条缝透气,要睡觉了才会锁死,昨晚秃头色鬼是拉开窗户进来的,倒没对窗户造成什么损坏,就是榻榻米沾了血迹需要清理,搏斗时打坏了一些瓶瓶罐罐,还有就是墙上破了一个大洞。

本章未完,请退出畅读、阅读模式,以便继续浏览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