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下壶中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又成了伦理问题了?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雾原秋没搞懂“电车怪物”的同伙怎么没来袭击自己,反而跑到隔壁去了,但从白天的事也能知道,这种被所谓“阴魔”侵蚀而成的怪物毫无人性,危害性极高,隔壁一家人现在随时有可能死去。

    他都没敢犹豫,在听到尖叫声的那一瞬间,转身一斧头就劈到了公寓墙壁上,接着更是合身撞了上去,直接将墙撞出了个大洞,人就这么过去了没时间绕路走门了,只有这样才最快。

    碎木板、轻质气泡砖崩了个满天飞,雾原秋知道这倒霉公寓墙很薄,但真没想到脆成这样,全力一撞之下,人是过去了,但脚步踉跄,前冲势头竟然没止住混蛋啊,就是怕地震也不该把墙修得这么薄这么脆啊,简直像是纸糊的一样。

    他努力保持着平衡,只大概看了一眼就发现果然是“电车怪物”的同伙浓浓的腐臭味扑面而来,和电车上的那只一模一样,不会错的,而怪物这会儿正背对着他,不顾一位年轻女子的反抗,将她按在榻榻米上撕扯着她的衣服。

    前川花梨倒是很勇敢,大声尖叫着扑打那个怪物,不过人小力弱,攻击力接近于零,那怪物正忙着制服她妈妈,根本没理她。

    公寓很小,雾原秋撞破墙后,刚大概搞清了情况,几乎已经到了那怪物身后,直接举起斧头顺势就朝怪物砍去,而怪物也没想到竟然会有人破墙而出,几乎毫无防备,刚回头就被一斧砍在了肩膀上。

    要不是回了那下头,它的脑袋就得被雾原秋直接开瓢。接着,它就被雾原秋补上一脚踢飞了,还顺带着把前川花梨带倒了。

    雾原秋没管前川花梨,只要干掉敌人她自然就安全了,毫不犹豫追了上去,又是一斧头朝着怪物砍去白天“电车怪物”的凶猛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生怕这只更猛,下毒手毫不犹豫。

    他已经做好了这一斧头没砍到的准备,要是换了白天电车上的那只,就算被他偷袭占了先手,估计也没那么好对付,但不料他这一斧头竟然命中了,怪物是想躲,只是速度不够快,只避开了要害,又被他一斧子劈在了腿上。

    怪物痛嘶出声,拖着一条伤腿就向着窗口逃去,完全没有电车上那只那么凶悍。

    雾原秋自然不肯放过它,它要是作势反扑那他还会顾忌三分,但要是掉头就跑,那他就完全不必客气了。

    他速度更快,追上去又是一斧子狠狠劈在了这怪物的背上,正正砍在了它脊椎位置上,而那怪物直接扑倒在窗前,瞬间失去了行动能力。

    雾原秋这才有时间仔细看了它一眼,发现它的表征和“电车怪物”一样,体型不自然的膨胀,手部利爪化,五官扭曲,眼睛血红,以及皮肤下像是有蚯蚓在蠕动,显得诡异无比。

    而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大概就是气质了。

    白天那只更像是丛林中的猛兽,狂暴凶狠,把对血肉的极端渴望表现的淋漓尽致,这只却像小型食腐动物,发现不对竟然连反抗的想法都没有,掉头就跑,现在垂死躺在地上,眼神中竟然还透出几分哀求之意,似乎希望能开恩饶它一命,显得颇有灵性。

    当然,雾原秋读过《农夫与蛇》的故事,没打算饶过它,但也没急着补刀,它现在正在快速失血,身体内的黑色气息也在消散,不用补刀应该也活不久了,就连炼妖壶都在询问他是打算炼化了这只“阴魔”,还是将它收入壶中天地。

    大概这壶和曰本警察一个尿性,只会擦屁股。

    雾原秋没急着给炼妖壶下命令,先转头看向了公寓的主人前川母女。

    母女二人都没什么事,妈妈只是上衣被撕烂了,脖子上有几道浅浅的血痕,现在正紧紧把女儿搂在杯里,右手捂着她的眼睛,左手手持一把菜刀,缩在房间一角,浑身颤抖,估计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

    或者是没见过用斧头砍死人,这会儿已经吓木了。

本章未完,请退出畅读、阅读模式,以便继续浏览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