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下壶中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石烤地瓜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雾原秋刚跑到隔壁车厢,电车就到站了,缓缓减速开始停下。

    打斗说起来长,实际也就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刚好够电车走一站路的,而曰本人从众心理很重,因为出了“电车怪物”,大量乘客受了巨大心理创伤,纷纷近可能远离,导致这节车厢也跟着跑了个空逃走的乘客们还把另一端的间隔门给封死了,估计恐怖电影也没少看,非常小心谨慎,毫无作死的欲望。

    雾原秋给这帮小机灵鬼点个赞,然后就从这节车厢下车了,而札幌公共交通调度中心已经得知电车运行中发生了“令人震惊的凶杀案”,但时间太短了,就连疏散候车乘客都没办完,甚至好多工作人员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在那里尽量平息着候车乘客的不满,维持着秩序。

    但电车一停,大量受惊吓的乘客涌上站台,哭哭啼啼,乱跑乱窜,瞬间就把还勉强维持着的秩序摧毁了,站台上直接乱成了一锅粥。

    借着这股子混乱劲,雾原秋混在人群里三钻两钻就离开了车站,只是他不该在这一站下车的,这里离他的公寓还有点距离,不得不又小跑了十多分钟才到家。

    因为衣服破破烂烂,还沾有血迹,一路上引来了不少路人侧目,不过他也不在乎都2020年了,车站里到处都是监控,还有那么多目击者,警察只要想找他一定能找到,不需要遮掩身形。

    无所谓的,他又没犯法,按曰本法律规定,见到犯罪分子正在作案,普通人看到了就可以执行“公民逮捕权”进行逮捕。现行犯若是反抗,则可以执行“公民自卫权”,一切后果无需承担法律责任,所以面对危险度极高的杀人凶手,他哪怕将其打死了也没人能挑出毛病,完全不怕警察找麻烦。

    相反,警察要是真找来了,不但要给他发赏状和奖金,还得帮着他遮掩身份,以免对未成年人成长造成伤害。

    至于那名少女看到了药丸成形过程,那更不要紧了,回头给她扣个惊吓过度产生幻觉的帽子就完了,反正她又没证据,单凭一张嘴,谁会信?

    就算有人信,他只要咬死了不承认,又能把他怎么样?

    真的完全无所谓。

    他现在急着回家,只是暂时不想应付警察问询,也不想被总跟在警察屁股后面的刑事记者骚扰,以及需要快点进入炼妖壶他伤得有点厉害,要去吸树精的“血”来治疗自己,这需要很长时间,需要一个可以让他消失的私密空间。

    等他一进了公寓,马上锁死了门,去洗手间里拎出了一把伐木斧他能合法购买到的最好武器,因为经常丢,所以一次性买了五把,就立在马桶旁边,随用随取他拎着斧头静心观想了片刻,就出现在了“壶中天地”的山谷中,忍着痛奔着阴沉沉的森林便去了。

    1.5%的吸血,翻倍后是3%,激烈战斗时作用微乎其微,但只要体力充足,可以不停砍不停砍,确实可以做到让伤势加快愈合,还是全方位的,无论内伤外伤都一样。

    疗伤就不用深入森林了,他就在边缘部分搜索了一会儿,很快就找到了一只树精,举着斧头就砍了上去。

    一只树精的战斗力远远不如“电车怪物”,转眼间就被他造成了巨大伤害,而片刻后,树精们开始愤怒地聚集,他也不恋战,扭头就跑,换了个方向继续。

    这么来来回回五六次,以他长久训练出来的耐力也累得伸了舌头,但伤也好得七七八八了,肋下不再隐隐作痛,被抓伤的胳膊、腿和肩膀,伤口也结了疤,只等血痂自然脱落就行。

    他这才停了手,又回到了小小的公寓中,大汗淋漓的丢掉斧子,灌饱了自来水,脱了破破烂烂带有血迹的校服,盘腿坐下,开始研究那粒药丸。

    自己都准备去打篮球了,这是又能修仙了?

    自己的人生剧本又改回都市修仙之旅了?

    娘的,这要搁小说里,来来回回这么折腾,读者的脑壳都要给看裂开了吧?

本章未完,请退出畅读、阅读模式,以便继续浏览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