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下壶中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狠心LV99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一声闷响,失去平衡的怪物无法躲避,也难以汇聚力量格挡,雾原秋这一脚直接命中,怪物直接被踢得改变了方向,飞向了另一边,重重撞在了车厢壁上,但它竟然没有失去意识,挣扎着就想站起来,但左腿用不上力,韧带受损膝关节基本失灵,难以支撑身体,刚爬起来就是一歪。

    雾原秋借此机会,又是一记蓄力前蹴,正中怪物的胸腹隔膜处,再次把它踢到了车厢壁上。然后,再一次,再一次,再再一次,就像在山谷中踢击草卷木桩,连绵不绝,无休无止这不是人,万一这怪物还能二次变身呢?

    所以别管那么多,趁它病要它命,把它踢烂了再说!

    一秒两三脚,雾原秋动力十足踢个不停,怪物的抵抗越来越无力,手臂被踢断了,口鼻也喷出大股黑血,终于彻底没了气息,只时不时还微微抽搐一下。

    雾原秋还不放心,怕这厮诈死。多少恐怖电影里,主角都是以为赢了就开始放松警惕,抱着女主角就啃起来了,结果瞬息被人反杀,所以必须引以为戒他只喘了一口气,又踢了十几脚,确定怪物绝无可能再站起来才罢休。

    终于结束了……

    雾原秋浑身无处不疼,吐了一口血唾沫都没吐远,扶膝在那里大喘气,这时才有空想一个问题:这他娘的是什么鬼东西?

    但他盯着怪物的尸体,很快发现怪物身上有若有若无的黑气在消散,而这时,他心中一动,自穿越以来一直像条咸鱼的炼妖壶动了。

    炼妖壶就存在于他的意识海中,只要静心观想就能浮现出来,三足踏蛟龟,巴蛇缠壶柄,壶身有云纹,看起来非常古朴典雅,一看就不是凡物。

    雾原秋常常观想它进入“壶中天地”,但一直以来,它本身是丝毫没有主动性的,说它是咸鱼都算是夸它了,根本该说它毫无存在感。

    不过,这次它突然自主就震动起来,向雾原秋清晰的传递着一个选择:发现阴魔,请选择炼化或是收入壶中天地。

    阴魔?

    这个世界不是没有任何超凡力量吗?

    怎么又突然出现了?

    雾原秋一时犹疑,但眼看着黑色气息正缓缓消散,也没时间多想,直接选了“炼化”这东西看起来挺危险的,放到“壶中天地”中他不放心,还是直接炼掉比较好。

    而就在他下了决定的那一刻,凭空中好像出现了一股吸力,将怪物身上的黑色气息源源不绝的吸出,还夹杂有丝丝血红,两者汇聚,在空中翻翻滚滚,渐渐凝聚成一颗药丸。

    怪物原本膨胀的身体则快速干瘪下去,原本扭曲狰狞的身体慢慢成了皮包骨头,最终药丸凭空聚合成形,漆黑但反射着妖异的光芒,上面还有丝丝红色纹路就像血管那样间歇性膨胀,如同有着生命,非常奇异。

    “这是什么?”佐藤千岁靠了过来,盯着悬空的药丸愣愣出神,感觉自己三观直接破碎了。

    雾原秋没答,他也不知道,炼妖壶没有给出更多的说明,但他很快回过神来,和迷茫的佐藤千岁对视了一会儿,猛然伸手将药丸抓在手中,扭头就跑。

    杀人灭口的事他做不出来,也就只能跑了。

    佐藤千岁吃了一惊,拔腿想追,但刚才全力扑击都把她给摔散架了,现在全身痛得要命,腿一软,一个踉跄直接摔倒,忍不住伸出了尔康手,大叫道:“等等,不要走!”

    雾原秋如同一个狠心等级LV99的渣男,对她的悲鸣充耳不闻,一溜烟就通过了间隔门,转眼消失的无影无踪。

    佐藤千岁无计可施,自问凭自己这小身板子绝无可能追得上他,怒捶了一下车厢地板,气得要死。

    混蛋,你是狗吧?

    我刚拼死救了你,你就这么对待我?

    那怪物是我们一起打倒的,我有知情权!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