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下壶中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放弃掉自己穿越唯一的金手指吗?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寂静的森林中,无数大树冲天而起,树冠宽大,高低错落间,几乎做到了遮天蔽日,只有几缕不多的阳光可以散漫透下来。地上铺着层层叠叠的腐叶,也不知道积累了多久,踩上去像是绵软的地毯,柔软又有弹性。

    雾原秋手执伐木斧,弯着身子,借着一点点阳光,深一脚浅一脚摸索着前进,脸上的表情非常警惕。

    就算看过很多次了,他还是觉得这片森林特别诡异,没有走兽,没有飞鸟,甚至连昆虫都没有,只有不明树种的黑色大树静静耸立,好像这片土地中所有的精华都被这些怪树吸干了,就连空气中都透着一股子阴冷刺骨的寒意。

    而且,越往里深入,这股寒意就越发浓郁了。

    雾原秋手中的斧子握得更紧,行走的也更加小心谨慎,哪怕只是风吹过树梢的沙沙声,都会让他猛然伏低身子。

    想出去!

    想穿过这片森林,看看森林外面有什么!

    想看看自己能不能修仙,能不能获得超凡力量!

    他时走时停,极度小心的深入森林,而忽然间,他侧耳倾听了片刻,迅速敛息缩到了一棵大树的树根下,借着树木阴影遮掩住了自己的身形。

    片刻后,一阵细细碎碎的摩擦声响起,一只勉强呈现人形,浑身裹满老树皮,身高近三米的树精,从一棵大树后绕了出来。

    雾原秋完全屏住了呼吸,尽力蜷缩着身体,希望这只树精只是路过,但天不遂人愿,树精走到了他躲藏的附近,似有所觉,慢慢低下了头。

    接着,它毫不犹豫举起了两条由藤蔓扭曲而成的手臂,向着树根阴影处猛然抽去。

    “法克!”

    雾原秋藏不住了,骂着就是一个懒驴打滚,极速躲过了这猛烈一击,接着举起手中的长柄伐木斧,冲着树精腰部就是狠狠一斧,砍得碎木乱飞,汁液横溅。

    树精被激怒了,身上的枝叶乱颤,扭身再次挥舞手臂向他迅猛横扫,但依旧被他闪身躲过,只将地上厚厚的腐叶抽了个满天飞舞。

    随后,雾原秋立还颜色,再次劈了它一斧。

    瞬息之间,一人一树毫无交流就展开了厮杀,舍生忘我,树精对斧头不躲不避,只用两条手臂拼命乱抽,恨不能直接将入侵者抽成满天碎肉。雾原秋则身形灵活,围着树精团团打转,拼了命的砍它的腰身。

    树精身形呆笨缓慢,雾原秋手持利斧又熟知它的习性,很快就占到了上风,但他还没来得高兴,猛然间又是两条藤蔓手臂抽击而来,风声尖锐刺耳,有新的树精加入了战场。

    雾原秋以一敌二,压力瞬间大增,能够辗转腾挪的范围迅速缩小,而林间树木晃动不止,昏暗的角落里一片沙沙声,也不知有多少树精正快速赶来要S~M他。

    他不敢再打下去了,潜行已经失败,再不逃等树精完成了合围,他十有八九要被当场捣成肉泥。

    他奋力劈了几斧,给破坏他计划的树精又留下了几道斧痕,然后就掉头往森林外逃去,而对于这个入侵者,树精也没打算放过他,哪怕速度没他快也依旧追在他身后,时不时还有树精挡住他的去路阻击一二。

    最后,他斧子都丢掉了,这才连滚带爬逃出了森林,重见了天日。

    他也不敢留在森林附近,继续狂奔,等穿过了一片碎石地,到了一座石山的山谷口才敢停下。树精没离开森林太远,就站在森林边缘“目送”他,无数藤蔓手臂漫天挥舞,密密麻麻一大片,很像某种不可名状的怪物,看一眼就足够普通人做噩梦三天。

    “这帮狗日的……”

    雾原秋揉着左臂被擦伤的地方,看着这帮树精在那里发泄“愤怒”,脸色十分难看。

本章未完,请退出畅读、阅读模式,以便继续浏览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