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国万人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830 有赌必定输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汉人……还在赈灾?”

    “禀魏公。”

    从周国返回的行者,面见魏操之后,神色有些复杂,但还是硬着头皮行礼说道,“汉军所至,列国百姓,无不欢欣鼓舞……”

    其中的道理,魏操并非不懂。

    换作从前,晋国最少也要出一笔钱,比如说公开宣称,要借给周天子多少粮秣,又或者说是支援卫国郑国多少粮草云云。

    这不是白给的,是出借。

    借出去,不但白捡好名声,还能趁机介入对方国家的政局。

    列国之中,之所以大多数卿大夫都跟晋国沾亲带故,也是这个原因。

    连吴国的虞氏都是如此,更何况别的国家?

    “汝观汉军行事,何如?”

    “这……”

    “直言便是,老夫并未昏聩。”

    “那……在下便直言。”

    行者把自己的见闻诉说了一番,除开晋国驻郑国大使叛逃等等事情,尤为让人震撼的,无非是汉军令行禁止,且从未发生过一起汉军抄掠事故。

    这种事情,放在以前,听都没有听说过,哪怕是三代先王传说,也还有各种破烂事情流传下来。

    结果汉军屁事儿没有?

    究其原因,还是军令如山。

    这是根本,这是让魏操震惊的地方。

    但是,不仅仅是如此。

    晋国称王,晋国的王师,并非没有精锐,并非没有荣誉,但晋国汉国的士兵荣誉,来源却是不同的。

    有来自于上位者的赋予,但是,汉军显然还有晋军没有的东西。

    “薛、傅之间,百姓纷纷出力,男女老少,皆各分户籍,编组成队。壮者出力,少者想从。便是妇女,健妇亦有担土筑坝者;巧者织布,以助军资。彼处傅城令曰:我军雄壮,鱼也;百姓淳朴,水也。”

    “……”

    听得这般比较称呼,魏操叹了口气,计划的偏差,实在是相去甚远。

    李解这个野人头子,根本不玩宗法礼制那一套啊。

    周天子在李解那里,也就是隔壁老姬这样的哥们儿。

    满头白发的魏操现在相当的后悔,当初对付秦国,应该更加的坚决一些,乃至于跟秦国打成了旷日持久大战。

    事到如今,秦国没有吃下来,反而坐看齐国崩坏,汉国称霸江淮中原。

    现如今,卫国、宋国覆灭,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换成从前,晋国介入也就是介入了。

    可现在,所有的本钱,都压在了春季这一波对决上。

    想要介入,就得消磨晋国的国力。

    以晋国现在的储备,再拖一两年,可能就要拖死拖垮。

    拖不起。

    魏操想不通,汉国哪里来那么多装备,哪里来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更可怕的是,哪里来那么多人才。

    更让魏操想不通的是,中行云、魏子羽、胥飞之流,这等贤才,在晋国为何籍籍无名,到了汉国,偏偏大放异彩?

    国之不恤,必生祸端。

    “军民鱼水之比,着实精妙。”

    魏操感慨之余,又问道,“河水泛滥,可有迟滞汉军方略?”

    “在下自关东而来,唯见汉军并列,多地汉军,早已入驻济阴、河南。如陈蔡之地,未见变化,原陈国丈夫有反汉之意,竟为汉国女兵所擒……”

    “女兵……噢,是柳营。”

    “正是。”

本章未完,请退出畅读、阅读模式,以便继续浏览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