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国万人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827 我李老板喂人吃饼,何须多问?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洛京,汉国老年使节团现在也是有点吃不准,就现在这个行情,中原公卿士族们,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蔡公,这郑国诸大夫,便是竞相事汉?”

    “依老夫所见……”

    蔡美拂须沉吟了一会儿,看了看随国上大夫曾善,又看了看现在对外极为强硬的云轸甪,这二人,原本是代表东楚势力。

    要说小心思,原先云轸甪是有的,但后来云梦泽诸多家族归附之后,心思也就淡了。

    至于曾善,那是在其位谋其政,他现在,好说歹说,还是随国大臣,不是外臣。

    “郑城子新丧,此事已经确定,乃宋国所为。”

    提起这个,蔡美都是为老板李解感到兴奋的,你说戴举这个家伙,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你去刺杀郑城子顶个屁用?

    此时此刻,你宋国接壤的国家之中,最应该搞死的,绝对不会是郑国啊,你搞死郑国,晋国随时可以过来,你不还是死狗一条?

    只有北上东扩,才是宋国的求生之道。

    如果不能,那就向南跪舔,给汉国当狗,就像陈国、蔡国做的那样。

    而且就算做成了,你嫁祸给汉国啊,把自己暴露出来,这又是什么奇葩操作?

    现在如今,整个洛京,谁不知道把郑城子捅死的就是你戴举?

    证据链非常完善,也没人会专门黑宋国,因为宋国就应该被黑。

    毕竟,大家伙儿现在再来搞汉国,搞汉君李解,那就是自找苦吃。

    “也是天意,如今郑国人心惶惶,雪灾覆盖河洛不说,秦晋也是艰难。燕地已经两个月没有商队往来,便是行脚商,也多是跟从鲜虞人,转道鄋瞒,方能得一息小憩。”

    公叔勤对这些事情,一向是了如指掌,因为柳巴的缘故,他在外交界的关系非常深厚,再加上他也算是老姬家的人,年轻时候又能在中原刷脸,面子多少还是有一点儿的。

    如今借着汉国的发展势头,配合柳巴的“千金一诺”传说,他自然是多多益善,沾了大光。

    别人前来讨教,摆明了就是找柳巴,也得迂回一下,说老夫子好啊,老夫子老当益壮啊,如是云云,也不必说破。

    “鄋瞒……”

    几个老头儿又是感慨无比,他们感觉自己老板屁事儿没干,每天就是泡泡妞,结果影响力还出圈了?

    鄋瞒人现在日子不好过,因为秋季前后,大概就是齐国内部在争夺新一任国君选择权的时候,千乘邑高氏发动了一场战场。

    针对鄋瞒人一通爆打,直接把地盘延伸到了卫国边境。

    但问题就出在这里,高氏的主力部队在卫国边境逶迤的时候,卫国人挖了河堤。

    他们挖的,又不是只有一个地方……

    千乘邑高氏的幸福来得太快,去得……更快!

    要说千乘邑高氏的心情,大概是这个冬天最复杂的。

    他们面临的,不仅仅是高氏子弟兵被困河东河南这种恶心到爆棚的事情,还有鄋瞒人为了翻本,直接全面跪舔长狄,然后又请来鲜虞人救兵,组团冒险在冬季开打。

    于是齐国成了什么?

    淄水之畔,贵族们忙着争权夺利。

    济水之北,老高家现在尿血一样地出卖自己的核心利益,依靠国氏的帮助,才凑了两个军的兵力,拉到了北方抵御强敌。

    要说是强敌,也谈不上,这种垃圾货色,放以前,千乘邑高氏随便两个小支就摆平了。

    可现在,雪灾啊!

    雪上加霜,真就是直面意义上的雪上加霜!

本章未完,请退出畅读、阅读模式,以便继续浏览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