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国血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4章 索命还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一条导引小船驶过运河码头,一个坐在船头,不晓得是船夫还是脚夫的男人一边举起酒瓶,一边扯开嗓子,用奇怪的南方调子吆喝着不晓得是民歌还是小调的玩意儿:

    “小时候村里孩童霸,长大了万事没商量!老爹田地里欠领主税,老娘做织工给老爷还,老子就偏偏不信命,要来城里讨个好婆娘!”

    他的声音回荡在运河上,引来两侧行船和码头两岸不少人的接腔回应:

    “好婆娘嗬……”

    男人的身后,五六人同样穿着粗布衣裳,在秋天季节里单衣单裤的力工和脚夫聚在船的另一头,同样人手一瓶酒,浑然忘我地吆喝起哄。

    翡翠庆典的到来,让运河区里原本人来人往、繁忙不堪的码头和仓库都清净了不少。

    平日里看船的、监工的、记账的、催货的、管饭的,一切有资格扯着嗓子吼人的家伙们,或者说,文明体面的翡翠城市民们,都早早丢下一切,穿得人模狗样参加狂欢去了,现在的运河区,除了少量赶日程的商船还在清点账目,装船卸货之外,就只有没活儿干又没有闲钱的底层劳力们无所事事地聚集一块儿,聚赌酗酒,扎堆闲逛,用尽一切方法寻找着快乐、麻醉、虚荣、疯狂或者其他能让自己所谓的闲暇时光拥有哪怕一丁点意义的东西。

    姑且也算是王后日里贴合气氛的另类狂欢。

    码头的另一侧,另一群脚夫凑在火堆边打牌,其中一人丢下手里的一副烂牌,向船上的同行们作出回应,乡音难改,但嗓子响亮:

    “翡翠城边哟运河塘,一把力气嘿肩上扛,日升月落啊工钱少,没吃没穿还没婆娘,年头年尾都一个样,黑心老板尼玛命不长!”

    周围响起一阵稀稀落落的回应,拖出长声:

    “命不长嘢……”

    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哥洛佛和罗尔夫贴着路边,低调前行,路过一个又一个的停泊码头和货运仓库。

    僵尸穿着码头脚夫常见的外套,因伤势未愈所以还打着不少绷带,他尽力佝偻着腰背,以期融入当地人。

    随风之鬼则取下了面具,露出脸上这几年里被他慢慢挑掉的残余刺青,以及从脖颈到下巴的吓人伤疤,步子走得磕磕绊绊,一瘸一拐,机警却冷淡地瞄着四周。

    “这节奏和音量,该是他们做工时呼的号子,”哥洛佛低声道,“看来他们闲暇时也喜欢唱。”

    就是歌词嘛,可能有改动。

    罗尔夫没有说话,只是警惕地观望四周。

    “扛完海货我修城墙,腰粗膀宽嘿讨婆娘,讨来婆娘么家里放,天黑操到尼玛天亮堂!”

    一个膀大腰圆却衣裳陈旧的力工,搂着一个涂脂抹粉的街巷妓女走在路上,向着运河对岸嘶吼回去:

    “操出崽子嘿有屁用,明朝还他妈卖力扛!”

    他身边的妓女狠狠拍了他一下,催促着他赶紧走路抓紧办事,自己今天业务还多呢。

    周围再次响起应和的声音,但这一次,应和的人们发生了分歧,一部分带着邪恶的笑意,一部分吼出苦闷的辛酸:

    “天亮堂呐!”

    “卖力扛啊……”

    一群醉醺醺的男人勾肩搭背地从哥洛佛和罗尔夫身边路过,看也不看两人一眼。

    罗尔夫收回警惕的眼神,偷偷对哥洛佛做了几个手势:

    【你,打扮,不行。】

    哥洛佛看着那一串令人眼花缭乱的手语,狠狠皱眉。

    马略斯为什么让我跟这哑巴……

    “是的,血瓶帮有个小头目在附近的一个仓库里,听说要招待别的帮众集会,”僵尸装作跟对方顺畅沟通的样子,“摩根问了好几个人才问出来的,你知道,‘好声好气’问的。”

本章未完,请退出畅读、阅读模式,以便继续浏览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