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子风水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崖洞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其实杨筠松对于每一个懂风水术的人来说皆不陌生,毕竟现在世人所说的杨公风水就是由他而来,杨筠松真正的名扬天下,并不是他在唐僖宗那边任职,而是在黄巢兵变之后他的南下之旅,他在南下的时候,把毕生所学传于天下,并且一路上大多都是帮助贫苦百姓,所以有了杨救贫的说法,

    真正的正史上,对杨筠松有详细的记载,其实最为神秘的莫过于杨筠松的断发入昆仑,张正义这边有对杨筠松非常详细的资料,正史上虽然对断发入昆仑有提及,但是说的是他断发是为了躲避黄巢的追杀,但是张正义这边的资料却是说,杨筠松入昆仑是为了寻道,毕竟昆仑山对于道教来说地位超然,所以说杨筠松写天子风水术,是在入昆仑之后,

    也正因为如此,有人说天子风水术的扶龙经上卷,是当时大唐宫廷绝不外传的天子秘术,名字为玉函秘术,而扶龙经的下卷,则是杨筠松与昆仑所得,但是这些说法都非常的零碎,我们很难找到一个详细的说法,而对于杨筠松是不是死在了虔州并且葬在了雩都药口坝,这个说法我们就不得而知,

    张正义这一次并没有忽悠我们,这一次我们在京城里翻出来的滔天大浪被那个极有分量的人压了下来,并没有人跟我们追究什么,在这之后我还见了一次杨震,我们之间有非常短暂的交流,他没有跟我说太多,总之就是经过我们这一次一闹,形势虽然不甚明朗,但是绝对不差,他还可以以杨开封的身份在京城周旋一段时间,问题就在于这些老人们重新对他的信任,是他的返老还童之法,他现在虽然可以想办法拖住,可是有些人真的是活一天就少一天,他们非常的迫切,杨震能拖多久,这一场戏能演多久,这也是一个未知数,

    “如果你能见到杨当国的话,告诉他,不管他有什么计划,都要快一点,大家都明白这一次赌的有多大,不要让整个杨家都陪葬进去,侥幸不会有下一次,”这是杨震最后对我交代的一句话,

    到现在为止,张正义虽然承认了他的身份,就是龙虎山与庙堂之间联系的一个纽带,但是我还是看不透他,不知道他真正的心里所想,比如说他这一次叫着我去药口坝,难道说我们还真的就把杨筠松的坟给刨了不成,那我肯定是不同意,也不敢,毕竟杨筠松可是祖师爷,

    这一次我们出发,刘胖子留在了杨震的身边,毕竟杨震那边不可能没有一个贴心的人,是对他的保护同时也是对他的提防,我们对杨震了解的并不多,只是凭直觉感觉他这个人比杨开封和杨剑飞都要好打交代的多,所以我们这次来到药口坝,就五个人,白瑾和张正义,我龙十三还有赵无极,

    杨筠松葬于药口坝,这并不是什么秘密,来到了这里,大街上哪怕是个小孩子,都能跟你讲一大堆杨筠松的故事出来,街头巷尾的更是不少叫卖杨公典籍的,五块钱一本,绝不讲价,而药口坝这个地方,也成了天下风水学士来吊唁朝圣的地方,我走过了这么多的地方,也就这个药口坝给我的感觉最为怪异,我放佛是走进了一个风水的海洋,

    这里关于杨筠松的传奇人生,有无数个版本,但是所有的版本都有一个共同点,也是跟外界绝对矛盾的一点,就是整个药口坝的人都确认一点,杨筠松并没有死,他是羽化飞升了,而且有证据,那就是故老相传下来,杨筠松老年的时候独自进山,他的后人们并没有在山里找到杨筠松的尸骨,而是找到了他蜕下来的一张人皮,

    那时候就有一个说法,就是杨筠松蜕下了肉体凡胎羽化飞升了,所以说这个药口坝的杨筠松坟,里面葬的不是杨筠松本人,而是杨筠松的那一张皮,

    蜕皮这个说法,在外人说来或许非常玄妙,现在的人毕竟不是古时候的人,我感觉就算是药口坝当地人说这个自己也不信,大多是为了忽悠外地人的,但是我却信,我一瞬间就想到了蜕皮的杨开封,还有在洛阳杨家古楼里我看到的那个棺材,我迄今无法理解,在那口棺材里竟然还有活着的杨公录是一个什么概念,

本章未完,请退出畅读、阅读模式,以便继续浏览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